现在的位置:首页  >  案例集锦   

与侵权行为较较真
2016年11月20日

作者: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彭学龙教授、吉利博士

近日,浙江省嘉兴市真真老老粽子包装因疑似抄袭南京知名设计师朱存辉的“我的南京”系列手绘明信片而被后者告上法庭。据悉,南京铁路运输法院已受理此案,并预计于8月中旬开庭审理。

    面对媒体,该案原告朱存辉表示,其手绘明信片此前曾多次被盗用,但像真真老老这样大规模用作商业包装则属首次。在他看来,在整个设计行业,作品侵权颇为频繁,只是由于取证难、诉累重,权利人普遍采取一种放任甚至放纵的态度。正是有感于这种“不好”的行业生态,朱存辉才在沉默中爆发,举起维权之旗,希望借此给类似现象敲个警钟,也为设计行业贡献一点正能量。

    应该说,本案并不复杂,是非曲直,自有法庭公断,无需笔者置喙。但就行业知识产权特色而言,本案却蕴含深意,耐人寻味。实际上,在包装乃至服装、箱包等产业,即便是欧美也盛行一种知识产权弱保护政策。一般来说,每当领先者推出一种新颖的风格、别致的款式,同业者都会趋之若鹜,跟风效仿。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流行时尚才得以形成。因此,对于适度模仿,市场领先者不仅能够容忍,甚至乐观其成。但跟风不等于抄袭,效仿有别于盗用。抱团固然可以取暖,抱得太紧、靠得太近却会互相伤害,导致鲜血淋漓。跟风也好,模仿也罢,都必须保持在合理的限度内。

    像本案被告那样,将别人的作品一字不改地拿来,对他人的设计原封不动地照搬,超出了应有的限度,越过了法律的雷池,以致让设计者也较起真来。从朱存辉接受采访时的只言片语,不难捕捉到以下重要信息,以前的盗用规模不像这次这么大,且并非用于商业领域。换言之,盗用者并未将涉案作品用于谋取商业利益,只是在创作过程中越界使用。更现实地看,既未商业利用,自无商业利益。权利人即便打赢官司,也无从获得经济补偿。这似可为权利人先前采取放任态度提供初步的解释。

    真真老老公司本身未必是其粽子外包装的设计者,设计者或许另有专业公司。但无论自主设计,还是选择外包,最终的设计者仍是某个有血有肉的人,与朱存辉是同行。可以说,正是朱存辉对此前小规模、非商业性盗用的容忍助长同行们盗用的胆量和侥幸心理,并最终酿成如今对簿公堂的局面。试想,如果朱存辉自始就坚决维权,真真老老粽子就需在选用外包装时避开其作品,或主动寻求许可,以支付使用费作为代价使用其作品,由此成就一个“创新驱动发展”的好故事。

可见,要准确划定知识产权边界,适度容忍跟风与模仿,坚决制止抄袭与盗用,就要求权利人依法积极维权,时时与侵权者较真,也需要设计师认真地去创造自己的作品,认真地对待自己的权利。除了在必要时提起诉讼外,也要注意平时的“精耕细作”,注重版权声明的标示,警惕盗用行为,及时发出警告。而唯有权利人较起真来,侵权行为才会越来越少。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版权声明:本站系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责任编辑:孙银龙

 

鄂ICP备05008429号
Copyright? 2004-2010 ipr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知识产权研究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7-88386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