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首页  >  论文选粹   

马一德:深化知识产权司法体系改革 推进知识产权上诉法院建设
2017-5-20
摘要:知识产权司法改革的目标和方向的定位须充分考虑我国国情和世界知识产权发展的基本趋势。在我国知识产权法院建设过程中,设置知识产权上诉法院是核心一环,在当下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大背景下,该环节的构建具有迫切性和可行性。而推广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建设的试点经验,在全国范围内普遍性地建立知识产权法院不具备现实条件,亦不符合知识产权法院设立的初衷和知识产权案件审理的客观规律。

自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关于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之后,北京、上海和广州的知识产权法院相继落成,有力地推进了我国司法体制改革。历经近三年努力,我国在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方面取得了较大成绩,实现了为知识产权司法体制改革积累经验的阶段性目标。我国在总结《决定》实施以来的经验和问题基础上,计划作出新的历史性调整和部署,以进一步完善知识产权法院的顶层设计,明确知识产权司法体制改革的方向和道路。关于未来知识产权司法体系的改革方向,存在两种方案:一是将已有知识产权法院的运行经验推而广之,在较大城市如郑州、杭州、南京等普遍性地设置知识产权法院,以解决因我国幅员辽阔、知识产权案件数量较大等现实因素所导致的司法困境;二是聚焦于国家层面的知识产权上诉法院建设,完善知识产权案件尤其是专业技术性案件的司法上诉机制。上述改革方案在进一步突破既有司法框架问题上达成共识,其分歧点存在于司法改革的目标和方向不同。笔者认为,设置国家层面知识产权上诉法院可最大限度实现知识产权法院的设立初衷,是遵循知识产权专业审判的客观规律的表现,是基于现有知识产权司法体制中待解决问题的慎重考量。

 

一、设立知识产权上诉法院是坚持以实践问题为导向的体现

 

自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设立以来,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和审判质效得到显著提升,司法公信力和国际影响力持续增强,实现了进一步统一裁判标准和节约司法成本的司法体制改革目标。然而,必须清醒认识到,当前知识产权法院第一审裁判的上诉法院仍为知识产权法院所在地的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案件的上诉法院仍在原有司法体制框架之内,知识产权的专门审判体系构建仅停留在初审阶段,对上诉案件的审理仍无法进行专门化管理,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初审统一裁判标准所取得的审判效果。知识产权法院的顶层设计应包含知识产权上诉法院的设置,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的知识产权法院仅是系统规划中的一个过渡性方案,是知识产权司法体制改革试点的阶段性任务,所取得的阶段性目标仅为预期试点目标经验的一部分。在我国知识产权司法体制形成完整的试点经验之前,急于将现有知识产权法院试点经验进行普遍性推广,难谓成熟之举。

 

知识产权法院的设立与知识产权“三审合一”诉讼体制改革一脉相承。北京、上海、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实现了对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第一审知识产权民事和行政案件的统一管辖,极大地推进了“三审合一”知识产权审判体制改革。若不在知识产权法院顶层设计中对该改革目标予以考量,极会阻碍“三审合一”诉讼模式的改革进程。在全国普遍性地推广知识产权法院,会在全国绝大多数法院出现各具特色的“三审合一”模式,难以在全国范围内形成统一的改革模式,改革进程陷于停滞最终将导致改革成本加大。知识产权“三审合一”试点的全国普适性不足,当下“三审合一”试点只是在部分知识产权案件较为集中的经济发达地区,全国范围内的推广不具有实践基础。知识产权上诉法院的缺失将会使得“三审合一”在上下级法院之间脱节,一审法院“三审合一”,但二审法院仍是三审分离,导致上下级法院之间的民事、行政、刑事案件诉讼程序衔接出现障碍,“三审合一”的综合协调作用无法充分发挥。

 

二、设立知识产权上诉法院是顺应知识产权审判模式国际化趋势的要求

 

设立国家层面的知识产权上诉法院的方案,更是为了实现与知识产权发展较为成熟法域的司法体系模式顺利对接。美国设立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实现了各地区专利侵权上诉案件的裁判标准的统一,避免了裁判相互矛盾的结果,实现了对专利上诉案件专门管辖。该司法体制将司法机关同专利行政部门和行政执法机关进行衔接,很大程度上消除了行政机关与司法机关在专利理论运用和专利法规范适用方面的分歧。日本知识产权高等法院为日本国内唯一的知识产权专门法院,其是作为上诉法院而不是基层法院存在,对全国范围内的与技术相关的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二审享有专属管辖权。我国台湾地区智慧财产法院对知识产权相关民事、刑事和行政案件实行集中审理,实现了知识产权案件审理的“三审合一”,其对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的第一审和第二审均有管辖权,智慧财产法院被定性为二审法院,相当于其司法体系中的“高等法院”。我国知识产权法院的体系建设规律同美日等知识产权发达国家和地区是一致的,即采纳审级高、数量少、以终审为主的方案,以统一终审裁判标准,上述法域的知识产权上诉法院建设为我国未来知识产权司法体系的构建提供了可供参考的蓝图。

 

三、当下普遍性推广设立知识产权法院不具备现实基础和条件

 

知识产权司法体制改革应从上而下进行,避免从下至上引起的一哄而上的混乱局面。我国不具备整体推进知识产权法院建设的现实基础和条件,目前选择在知识产权案件较集中的北京、上海、广州地区先行试点以积累经验,形成可复制可推广模式,逐步推广实施,这一路径是科学合理、切实可行的。然而,在知识产权法院建设的试点过程中,也应当在已确定的全国知识产权法院体系框架内推进,防止各试点地区各搞一套、自成一体,导致知识产权法院建设的目的难于实现。我国知识产权审判在初审阶段的可供利用的审判资源并不匮乏,如果未来的司法体系的改革仍在继续增加初审法院的数量,知识产权司法体系改革便毫无意义。量的积累是为了实现质变,知识产权司法体系改革的目标是追求质的提升与突破,当下主要矛盾的解决依赖量变难以获得解决,只有通过建设知识产权上诉法院才能解决司法实践中的主要问题。

 

与之不同的是,设立知识产权上诉法院的现实条件已经成熟。建立知识产权上诉法院已经具备现实资源可供利用,各地高级人民法院内部均设有知识产权审判庭,有专门从事审理知识产权上诉案件的法官,以及业已形成的上诉案件审理的经验。在此基础上设立专门的知识产权上诉法院,既可以节省司法改革成本,又可在不对现有审判格局形成较大冲击的情况下进行改革。更为重要的是,建立国家层面上的知识产权上诉法院在国内实务界和学界已达成共识。诸如,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陶凯元指出,“研究设立国家层面的知识产权高级法院,作为全国涉及专利案件的上诉管辖法院,缩短审理时间,统一裁判标准,是知识产权审判方式改革的最新动向。”刘春田教授也曾指出,“中国知识产权审判不缺‘地方队’,缺的是一支‘国家队’,如果仅在组建“地方队”上做文章,止于量变,无关大局,设上诉高级法院才是质变,犹如画龙点睛,一笔就可盘活知识产权审判的全局。”

 

结语

 

知识产权司法体制改革应坚持整体化、系统化的思维,杜绝改革过程中的形式主义。知识产权法院建设应充分考虑知识产权案件的专业性和特殊性,将科学化的方针贯穿其中。关于知识产权上诉法院在未来如何设置,需要相关部门充分讨论,不断细化完善设计方案,扎实推进国家知识产权上诉法院的建设,不可急于求成,否则将会使得知识产权上诉法院设立的初衷难以实现。

 

文章来源:知产力

 者 : 马一德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教授、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王晓巍

 

 

相关文章:


鄂ICP备05008429号
Copyright? 2004-2010 ipr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知识产权研究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7-88386157